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 > 德州扑克到底是技术竞技项目,还是运气游戏呢?

德州扑克到底是技术竞技项目,还是运气游戏呢?

 

德州扑克到底是技术竞技项目,还是运气游戏呢?

  Tom Chivers是《每日电讯报》的助理评论编辑。他写的东西包罗万象,从科学、文化到任何从他脑中闪现的火花。他也曾在一篇文章中暗示扑克游戏中运气比技术更重要,后来他接到德州扑克职业扑克玩家的一项挑战。下面,就让我们看看Tom Chivers是如何判定德州扑克的性质的德州扑克已经席卷全球,顶尖的德州扑克玩家就是超级明星;每周有数以百万的人打线上扑克,粉丝看德州扑克锦标赛的热情和看超级联赛一样高。但是德州扑克到底是技术游戏,还是运气游戏呢?最近,我得到一个机会来一探究竟。算是次机会吧。

  几个月前,我写了一篇关于游戏的文章。这篇研究性文章发表在一本科学期刊上,内容涉及到游戏中的技术因素没有玩家以为的那么多。我利用这个论点引申到更广阔的世界中的运气和随机因素:股市、体育以及政治生活等。不过,关于扑克的观点引起了一些德州扑克玩家的愤怒,这是可以理解的。人们指出了这个研究中的瑕疵—这个观点只看到了60多手牌的结果,而不是一位职业玩家年复一年打的成千上万手牌;这不能解释为什么有些玩家每年都能持续盈利。

  我在这篇文章中引用的几个人的话:有人指出,有两种简单的方式来判断游戏到底是技术游戏还是运气游戏:第一,你是否能故意输钱,第二,过去的成功是否能预示着未来的成功。这两点都不能应用到运气占很大成分的股市,这一点可能会让你惊讶。

  但是在德州扑克中,这两点都是真相。我试图把这点讲清楚,但是扑克玩家只注意到文中提到的德州扑克的随机性,认为我在攻击他们钟爱的游戏。所以伦敦艾治威道上的Grosvenor Victoria俱乐部的人跟我联系,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们当中一位职业扑克玩家打牌,看看扑克技术到底是什么

  当然,我知道一场游戏证明不了什么。如果职业选手打败了我,并不能证明这就是技术游戏;如果我赢了,也不能证明这不是技术游戏。单单一个数据不能说明总体的趋势。但是我想,管他呢,扑克是自由的游戏,说不定我还能免费喝几杯。所以我去了,跟我对打的小伙子名叫Ken Wong。

  德州扑克最近几年大受欢迎。网络让扑克离开了呛人昏暗的非法扑克室,走进了人们的家中。现在有许多受欢迎的全球锦标赛,比如WSOP,它已经成就了许多最优秀的明星。大批玩家开始了职业德州扑克生涯,单就这一点当然就证明,扑克不仅是运气那么简单;如果真是运气游戏的话,每年持续盈利是不可能的,就像轮盘赌不可能持续盈利一样。但是让人感兴趣的是,谁能通过扑克盈利?

  桌上的荷官Nathan说,打扑克的人口统计已经改变了。从前主要是上年纪的人到俱乐部消磨时间,自从21世纪中期以来,打扑克的人数在数学上已经上涨了大约20%,人们开始在互联网打职业德州扑克。你以前称为经典的扑克技术—解读对手的身体语言、查找“小动作”—仍然占有重要地位,但是已经被数学计算取而代之了。这些计算包括了解你的成败比、使用数据来推断对手的手牌以及根据游戏的随机成分让自己的打法更加不可预测。

  数据政治权威人士新阶层的偶像以及The Signal and the Noise: the Art and Science of Prediction《信号与噪声:预言的艺术和科学》的作者Nate Silver曾成功预言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他就是那些加入游戏的玩家之一。他在大约8年前投身游戏,仅仅依靠打概率就在2年时间内获得6位数的盈利:扑克的兴起带来了许多没技术的玩家,“鱼”,那时就算水平还算可以的线上玩家都能赢很多钱。

  在他的书中,他辩解说,扑克是伟大技术的游戏—但是也包含了大量的运气。我们认为这两个方面是极端对立的,如果要说到联系的话,事实上它们是分离的。他说,拼字游戏是零运气游戏,但是也没什么技术成分。象棋是技术游戏,跟运气无关。轮盘赌则是纯运气游戏,没有技术含量,只有扑克是对技术和运气的要求都很高的游戏。

  事实上,运气有时掩盖了技术。Silver假设一位有技术的玩家平均每100手牌能盈利200美元(在200美元限注德州扑克),她一年会打60,000手牌。虽然按照她平均的年度盈利,她一年大约可以盈利100,000美元,但是扑克的不可预测性导致就算是这么优秀的玩家也不能保证获得这么多的盈利:Silver的推测是,她在10次中至少有1次会遭遇重大的损失,也许会输掉上千美元。反过来说,在打前10,000手牌就盈利30,000美元的玩家仍有可能是长期的输家。扑克中大量技术都不能低估运气在其中的作用。

  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打上千手牌才开始用技术战胜运气,就像Silver的书里写的,信号压过了噪声。这就是为什么我跟一位职业选手一次打牌的结果证明不了什么:在直接面对面的对抗中,就算是最愚蠢的“鱼”也有相当的机会战胜世界上最优秀的玩家。操盘手Todd Simkin用扑克来进行可能性和策略的教育。他说,他只看至少打了100个小时的玩家的结果,而且“就算如此我们也不认为完全掌握了真相”。

  也许可以这样说,如果你认为自己能说出自己在一个游戏中是否优秀,那么你并不优秀。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朋友那里得到的反应跟俱乐部工作人员完全不同的原因。我的朋友一年大概打4次德州扑克,他说,“扑克当然是运气游戏了。”但是荷官Nathan带着鄙视的声音说,“当然是技术游戏。”

  德州扑克是包括了这两种因素的—但是只有在你打了上千手牌后技术才会成为主要因素。如果你只赢了一手牌,把它归功于技术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在打了100,000手牌后盈利了,那就可以很自信地说自己是一名技术熟练的德州扑克玩家了。

  当然,在牌桌上的感觉非常不同。在俱乐部面对Ken时,我激进的打法混合着狡猾和力量—每当我拿到中等以上的牌时我会在早期下大注,为了让Ken平衡不了范围,有时我又不这么打。每当我迫使他弃牌,或在亮牌时赢得底池时,我感觉自己非常有先见之明,即使当时赢得底池是必然的。Ken打得更谨慎,一直在等我犯错误。很快,由于过分自信和灌了太多免费啤酒,我犯错了。然后Ken的盈利一下子领先我了。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我拿着一手牌中等牌下了大注,Ken判断出了这一点,跟注了。但是我最后还是击中了牌。然后在另一个大底池,我在河牌完成葫芦,河杀了Ken。他的筹码就快输光了。最后一手牌的运气还是站在了我这边:他持AQ全压,但是被我的AK打败。我获得胜利。

  当我离开时,钱包里多了50块钱。俱乐部一位年轻的叫做Tom的工作人员对我说,“这个(结果)是不是意味着你要写篇文章说扑克真的是没技术的?”显然他很担心他们得到了适得其反的后果。我想消除他的疑虑:一场扑克游戏的结果完全说明不了什么。如果我跟Ken打100次,我毫不怀疑他会赢走我所有的钱和我房子的钥匙。但是在一次游戏中,我还是有点狗屎运的。

  当然我并没有对他说这些话,这都是我假想出来的。我当时是这样说的,“噢,我知道扑克是有技术含量的,这个结果证明我技术比较好而已。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