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 > 斗鸡赛狗说游戏

斗鸡赛狗说游戏

 

斗鸡赛狗说游戏

  斗鸡赛狗说游戏

  游戏是人类的天性,儿提时代的游戏是不谙世事的儿童学习生活的一种方式,人实际上是在游戏中学习成长的。

  在各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里都或多或少地发现了一些泥捏的小动物,捏塑得很随意、烧制的火候也不高,这些泥捏的小动物不可能是神圣的图腾成祭祀的供品,而应该是儿童的玩具。我们现在还用泥捏成小动物给小孩子作玩其,河南淮阳庙会上卖的上玩具“泥泥狗”至今仍然保持着原始时代遗留下来的这种淳朴风格。

  除了用泥捏小动物以外,在新石器时代的遗址里还发现了陶制的空心球,表面刻有各种图案,里面装着小石子,摇起来哗哗作响。有人把这种陶响球视为乐器,认为它像现代的沙球一样是演奏时打节拍用的,其实陶响球恐怕也只是一种给小孩子玩的玩其,就像现在给小儿玩的小铃档。

  进入青钢时代以后出现了动物造型的青铜器,商周青钢器中有牛形、羊形、猪形、鹤鸽形、犀牛形的酒林,也有马形的驹称,马身上还铸有铭文。但是洛阳出土的西周小银马身长只有8厘米,这么小的银马也只能用来当玩具了。在山西闻喜西周墓中出土了一辆高9,1尾米、长13,7厘米、宽11,3厘米的青铜小车,车上还铸有小巧的人物和动物,那么小的车根本没有实用的价值。在东汉墓葬中还发现过带轮子的钢鸿鸟,鸿鸟脖子上系着小铃档,背上还驮着一只小鸿鸟。这种小车或鸟车都可以拴上绳子后拖拉,应当也是一种给小孩子拽拉着玩的玩其。这种玩具现在仍然有,只是制作的材料不同罢了。

  儿童游戏不登大雅之堂,所以相关的资料在史书上罕有记载,但是在宋代出现了一类以儿童游戏为题材的绘画,叫做《婆戏图》,从中可以看到古代儿童们的种种玩其和游戏。在年画、瓷器画和各类工艺品上表现儿童游戏玩乐的图画也很常见。还有一种《百子图》,画面上画有一百个以各种各样方式玩耍嬉闹的孩子,一直深受人们喜爱。

  中国古代用玉雌刻的人形或者与巫术有关,或者是佩饰,用泥捏的人形或者是佛像,或者是陶俑,几乎不见给小孩子玩的人形玩偶,但是在宋代苏、锡、常一带却出现了给儿童作玩具的泥人,这似乎与宋代以后不再用陶俑陪葬的葬浴变化有关。近世出名的无锡惠山泥人、天津泥人张和捏面人、吹梢人等K间工艺都应该是在这样的习俗变化之后产生形成的。

  游戏并不是儿童的专利,长大以后的人们仍然需要游戏。成人的游戏是一种休闲与娱乐。休闲娱乐不只是个人喜好与商业行为,通过娱乐活动可以加强人与人之间的凝聚,这是娱乐的重要社会功能。

  相传在唐尧的时代夭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世无争执,老人们安闲地在大路上玩击壤游戏,“击壤”是在一段距离外竖立一块木头,然后用另一块木头去抛掷,以掷中者为砚。老人们一边玩还一边唱“击壤歌”,歌词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知不识,顺帝之则。”

  孔子办私学,教学生六艺,其中包括射与御。射是射箭,御是驾车,相当于现在的体育课。在先秦时代射箭不仅是一种武艺,而且是一种礼仪。孔子说:“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意思是说君子好让不争,即使要争那也只有在比赛射箭的时候争,射筋之前互相揖让行礼,射完箭回来一起饮酒,即使争也像君子那样地争。这种射箭比赛是先秦时代贵族在实饮时的一种礼仪,叫做射礼。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刻纹铜器上屡屡能见到射礼的场面。但是到了秦汉以后随着人口的增长,中原得到了全面开发,农业的发展使得森林逐渐消失,在平原上已经无猎可打了,加上社会风气的变化,贵族们也变得越来越文弱而不会射箭了,于是射礼就演变成投壶游戏。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