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 > 象棋史话:明初象棋复兴

象棋史话:明初象棋复兴

 

象棋史话:明初象棋复兴

  中国象棋史话:明初象棋复兴

  对大多数人来说,“下棋只是为了消遣,其所以能使这样多人嗜此不疲者,是因为它颇合于人类好斗的本能,这是一种‘斗智不斗力’的游戏。所以瓜棚豆架之下,与世无争的村夫乡老不免一抨相对,消此永昼,闹市茶寮之中,常有有闲阶级的人士下棋消遣,‘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此有涯之生’?宦海里翻过身最后退隐东山的大人先生们,牌肉复生,而英雄无用武之地,也只好闲来对弈,了此残生。下棋是‘剩余精力’的发泄,也是一种争逐。与其和人争权夺利,还不如在棋盘上多占几个官,与其招摇撞骗,还不如在棋盘上抽上一车。”因此宋元时期各阶层都有大批人物喜欢下棋,曾达到了“家喻户澈”的大普及程度。但是象棋文化在朱元璋时期却遭受了严重的挫折,但真正的艺术、文化和由此形成的社会风俗是统治阶级所扼杀、禁绝不了的。他们自身也需要适应腐朽享乐生活的道具,最终无法抵御棋类魅力的极强诱感。朱元璋的逍遥牢和禁弈厉政,很快就被他的子孙们淡忘了,自明成祖永乐年间((1403-1424)起,宋以来独盛于民间的象棋艺术之花,重又以其极强的生命力和征服力,公然出现在朝廷殿堂,这正好跟两宋象棋自上层走向民间的大势相反,很有一种讽刺意味。永乐宫廷的棋类活动是很普遍的,宁献王朱权有《宫词》云:

  宝妆蝉里射金翘,薄下铜盘月影遥。

  春思通人眠未稳,闲开棋局度清宵。

  不但宫女们喜欢下棋,而且内侍、太子、文臣也多迷恋象棋。统治阶级对象棋艺术的默认,意味着这项游戏重又走上了稍稍正常的复兴道路。

  明太祖的儿子朱权((1388?-1448),特别喜好围、象二棋,他和门客编著了《象棋势谱烂柯经》一卷问世。《风月锦囊》收有朱权〔南中吕驻马听〕计琴棋书画四曲,其中《棋》一曲写

  道:“幽客闲时,镇日松隐下象棋。只见双车奔走,二马驱驰,兵卒相随,连珠袍响起如飞,四围士象都遮护,各逞机关,各逞机关,终分胜负多情趣。”朱权以象棋为棋类的代表而与琴、

  书、画并称,这是耐人寻味的。太祖的孙子周宪王朱有嫩也是一位棋迷,《万花集》中多有他描写下棋的作品。如《拟不如来饮酒》云:“绿竹栽些个,红棋著一杯。”《浪淘沙·雨晴凝望》:“一局红棋消水昼,闲听雏莺。”太祖的另一位孙子朱高炽(1378-1425)在当太子时,特别爱观内侍们下象棋,意兴飞扬之时,还和文臣唱和为乐。景泰进士尹直《春奇琐缀录》云:

  仁庙(按,指当了皇帝的朱高炽)在东官时,尝观二内侍象弈,因命曾子荣先生应制,诗云:

  两君对故立双营,坐运神机决死生。

  十里封疆驰铁马,一川波浪动金兵。

  虞姬歌舞悲坟下,汉将放旗遥楚成。

  兴尽计穷征战罢,松阴花影满残杆。

  仁庙和云:

  二国争强各用兵,摆成队伍定输燕。

  马行曲路当先道,将守深宫戒远征。

  乘险出车收致卒,隔河飞炮下重城。

  等闲识得军情辛,一著成功见太平。

  词意宏伟,尤胜前诗,君臣之器量见炙,

  按袁嘉谷《卧雪诗话》卷四引作“马行曲路当先进,、“一著功成见太平”,疑是。

  曾架(1372-1432)字子集,永丰人,永乐二年(1404)进士第一人,授翰林修撰,曾任《永乐大典》副总裁,著有《西璧集》十卷。曾架这首咏象棋诗传抄较广,褚人获《坚盆集》四集亦收录。1926年前后李禅秋发表《象棋杂纂》一文误“曾”为“曹”,谢侠逊《象棋谱大全》转引时亦沿其误,周家森《象棋与棋话》复误,当正之。明仁宗朱高炽有《御制集》上、下二卷,但当时刊印的朱、曾文集,并未把唱和象棋诗收进去,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乾集上《仁宗昭皇帝朱高炽,云:“尹直《琐缀录》载上观象戏与曾架赓和诗,御制集并荣集并不载。,所以削去之故,恐是弈贵象残的观念在作怪。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